<strike id="un4qf"></strike>
<tbody id="un4qf"></tbody>

    1. 您好,歡迎進入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請登錄][免費注冊] 我的辦公室 |客服中心|English

      • 資訊

      海關數據:2021年前7個月我國進出口同比增長24.5%

      來源:關務小二 時間:2021-08-16 00:00:00

      據海關統計,今年前7個月,我國進出口總值21.34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4.5%,比2019年同期增長22.3%。其中,出口11.66萬億元,同比增長24.5%,比2019年同期增長23%;進口9.68萬億元,同比增長24.4%,比2019年同期增長21.4%;貿易順差1.98萬億元,同比增加24.8%。

      按美元計價,今年前7個月我國進出口總值3.3萬億美元,同比增長35.1%,比2019年同期增長28.4%。其中,出口1.8萬億美元,同比增長35.2%,比2019年同期增長29.2%;進口1.5萬億美元,同比增長34.9%,比2019年同期增長27.5%;貿易順差3061.2億美元,同比增加36.5%。

      7月份,我國進出口總值3.27萬億元,同比增長11.5%,環比下降0.8%,比2019年同期增長18.8%。其中,出口1.82萬億元,同比增長8.1%,環比增長0.1%,比2019年同期增長18.9%;進口1.45萬億元,同比增長16.1%,環比下降1.9%,比2019年同期增長18.7%;貿易順差3626.7億元,同比減少15.3%。

      按美元計價,7月份我國進出口總值5087.4億美元,同比增長23.1%,環比下降0.5%,比2019年同期增長27.3%。其中,出口2826.6億美元,同比增長19.3%,環比增長0.4%,比2019年同期增長27.5%;進口2260.8億美元,同比增長28.1%,環比下降1.6%,比2019年同期增長27.2%;貿易順差565.8億美元,同比減少6.3%。

      一般貿易進出口增長、比重提升。前7個月,我國一般貿易進出口13.21萬億元,同比(下同)增長27.6%,占我外貿總值的61.9%,比去年同期提升1.5個百分點。其中,出口7.13萬億元,增長27.7%;進口6.08萬億元,增長27.4%。同期,加工貿易進出口4.58萬億元,增長13.7%,占21.5%,下滑2個百分點。其中,出口2.86萬億元,增長12.3%;進口1.72萬億元,增長16.1%。此外,我國以保稅物流方式進出口2.63萬億元,增長29%。其中,出口9370.8億元,增長36.8%;進口1.7萬億元,增長25.2%。

      對東盟、歐盟和美國等主要貿易伙伴進出口均增長。前7個月,東盟為我第一大貿易伙伴,我與東盟貿易總值3.12萬億元,增長24.6%,占我外貿總值的14.6%。其中,對東盟出口1.72萬億元,增長23.6%;自東盟進口1.4萬億元,增長25.9%;對東盟貿易順差3233億元,增加14.6%。歐盟為我第二大貿易伙伴,與歐盟貿易總值為2.96萬億元,增長23.4%,占13.9%。其中,對歐盟出口1.79萬億元,增長22.2%;自歐盟進口1.17萬億元,增長25.3%;對歐盟貿易順差6167.4億元,增加16.7%。美國為我第三大貿易伙伴,中美貿易總值為2.62萬億元,增長28.9%,占12.3%。其中,對美國出口1.96萬億元,增長25.9%;自美國進口6616.1億元,增長38.8%;對美貿易順差1.3萬億元,增加20.2%。日本為我第四大貿易伙伴,中日貿易總值為1.37萬億元,增長12.6%,占6.4%。其中,對日本出口6049.8億元,增長8.7%;自日本進口7688.9億元,增長16%;對日貿易逆差1639.1億元,增加54.2%。同期,我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計進出口6.3萬億元,增長25.5%。其中,出口3.57萬億元,增長25.3%;進口2.73萬億元,增長25.7%。

      民營企業進出口增速最快,比重提升。前7個月,民營企業進出口10.23萬億元,增長31%,占我外貿總值的47.9%,比去年同期提升2.4個百分點。其中,出口6.63萬億元,增長30.1%,占出口總值的56.8%;進口3.6萬億元,增長32.8%,占進口總值的37.2%。同期,外商投資企業進出口7.76萬億元,增長16.7%,占我外貿總值的36.4%。其中,出口4.04萬億元,增長17.9%;進口3.72萬億元,增長15.4%。此外,國有企業進出口3.27萬億元,增長24.4%,占我外貿總值的15.3%。其中,出口9602.2億元,增長16.7%;進口2.31萬億元,增長27.9%。

      機電產品和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均增長。前7個月,我國出口機電產品6.88萬億元,增長25.5%,占出口總值的59%。其中,自動數據處理設備及其零部件8792.8億元,增長14.2%;手機4852.1億元,增長15.6%;汽車(包括底盤)1140.8億元,增長102.5%。同期,出口勞動密集型產品2.09萬億元,增長11.8%,占17.9%。其中,服裝及衣著附件5703.2億元,增長22.2%;包括口罩在內的紡織品5198.9億元,下降17.9%;塑料制品3460.4億元,增長27.1%。此外,出口鋼材4305.1萬噸,增加30.9%;成品油4107.9萬噸,增加11.2%。

      鐵礦砂、原油、煤等商品進口量減價揚,天然氣進口量增價跌,大豆進口量價齊升。前7個月,我國進口鐵礦砂6.49億噸,減少1.5%,進口均價每噸1116.1元,上漲69.5%;原油3.02億噸,減少5.6%,進口均價每噸2963.7元,上漲26.8%;煤1.7億噸,減少15%,進口均價每噸534.4元,上漲7.7%;天然氣6895.6萬噸,增加24%,進口均價每噸2318.8元,下跌8.8%;大豆5762.7萬噸,增加4.5%,進口均價每噸3422.6元,上漲25.4%;初級形狀的塑料1994.7萬噸,減少12.2%,進口均價每噸1.12萬元,上漲28.2%;成品油1503.6萬噸,減少19.7%,進口均價每噸3814.5元,上漲31.3%;鋼材839.7萬噸,減少15.6%,進口均價每噸7929.4元,上漲29.7%;未鍛軋銅及銅材321.9萬噸,減少10.6%,進口均價每噸5.94萬元,上漲39.2%。同期,進口機電產品4.13萬億元,增長18.8%。其中,集成電路3682.9億個,增加27.4%,價值1.51萬億元,增長17.1%;汽車(包括底盤)61.5萬輛,增加43.2%,價值2159.4億元,增長51.2%。

      作為今年“穩外貿”后半場的首個月份,進出口增速為何會放緩?后市走勢如何?穩外貿要如何應對?

      一、表現怎么樣

      根據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7月份中國的出口和進口增速都出現回落。以美元計,中國7月出口金額同比增長19.3%,增速較6月收窄12.9個百分點;進口同比增長28.1%,增速較6月收窄8.6個百分點,兩者均略低于預期。

      在數據發布前,有媒體采集8家機構預測均值顯示,7月出口同比增長19%,進口同比增長30%。但也有媒體報道,機構普遍預測中國7月出口增速降幅明顯,外需疲弱的影響已經開始顯現。

      二、有哪些原因

      “從當前形勢看,中國外貿進出口增速有所放緩,既有低基數效應漸弱的原因,也受全球需求放緩的影響。”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經濟研究部副部長劉向東在接受國際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前7個月中國外貿保持較高速增長,主要在于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中國率先實現復工復產,有效支撐全球需求恢復,并成為穩定全球抗疫物資供應的重要力量。7月份中國外貿仍保持兩位數增長,環比略有下降,主要是低基數效應漸弱,但不會改變中國出口在全球需求恢復中的競爭力。同時隨著大宗商品價格上漲,中國進口增速或有所回升,將帶動外貿增速維持在較高水平。

      根據平安首經團隊《2021年7月外貿數據點評》(為剔除去年基數變化的影響,其采用了兩年平均增速來分析出口的產品結構和區域結構),分產品來看,7月機電產品仍是當前出口的主要貢獻項,對出口的拉動從6月的9.4%下滑到8.5%;勞動密集型產品對出口的拉動從1.8%下降到1.5%,防疫物資對出口的拉動從0.7%下降到0.3%,鋼材對出口的拉動從0.9%降低到0.6%,除上述產品外的其他產品對出口的拉動從3.2%下滑到2.6%。海外復工復產推進后,中國面臨的外需環境在整體收縮。

      分區域來看,中國出口向美國遷移,除美國外的主要貿易伙伴7月對中國出口的拉動都有所減弱。7月中國對美國出口的兩年平均增速從1.8%回升到2.4%,是主要貿易伙伴中唯一好轉的;對歐盟的出口在6月明顯上行后,7月再次放緩;7月東盟對中國出口的拉動下降到2.1%,今年首次低于美國。7月東南亞疫情肆虐,影響到了東南亞生產的恢復;日本對中國出口的拉動,截至7月已連續3個月下降。

      同樣采用兩年平均增速分析進口的產品結構。7月中國進口的兩年平均增速為12.8%,較6月的18.8%明顯回落,但仍處于疫情后的較高水平。

      主要產品中,對7月進口拉動明顯的有原油、鐵礦石、集成電路和農產品,但這四種產品7月的兩年平均增速均較6月回落。一是因國內限產保供政策不及預期、對高能耗行業拉閘限電等,壓制了上游大宗的進口需求;二是7月南華鐵礦石指數和南華農產品指數的同比較6月都出現回落,也從計價因素角度拖累鐵礦石和農產品的進口同比讀數。汽車和汽車底盤的兩年平均進口增速也從1.2%下滑到0.6%,表明國內汽車消費仍然羸弱,以及缺芯對汽車生產的壓制仍在。

      三、后市怎么走

      平安首經團隊認為,中國外貿大概率已經過了疫情后最為景氣的階段。但年內的出口和進口,預計都能維持韌性,剔除掉基數影響后,兩年平均增速將是逐級下臺階的,不會斷崖式回落。

      出口方面,海外疫情仍是最大的擾動因素,盡管海外疫情肆虐,但全球經濟仍處在疫后復蘇階段。發達國家和非發達國家疫苗接種時間的錯位,將延緩中國出口回落的節奏。進口方面,中國經濟年內原本就無明顯放緩壓力,以擴大財政支出為主要抓手的跨周期調控政策已在路上,加之“減碳”背景下,政策因素對生產的掣肘在弱化,國內對上游大宗、集成電路和農產品等都依然有較強的需求。

      “當前,外貿發展面臨的不確定、不穩定因素依然較多,預計今年下半年進出口額同比增速或將有所回落。”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副院長趙萍分析認為,雖然7月份外貿進出口增速總體仍然處于高位,但從PMI等指標來看,出口新訂單指數連續四個月小幅下降,連續三個月處于榮枯線以下,進口新訂單指數連續兩個月下降,持續處于收縮區間,意味著未來外貿進出口穩增長的壓力仍然較大。

      趙萍進一步表示,德爾塔毒株在全球加速傳播,主要經濟體疫情出現反復,擾動國際市場需求的恢復,對中國外貿出口產生不利影響。同時,國內疫情多點散發,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創歷史新高,進口集裝箱運價快速上升,導致外貿進出口物流成本持續承壓。中國宏觀經濟增長基礎尚不穩固導致進口需求增長有所放緩,加上去年下半年較高基數的影響,都將成為影響下半年外貿發展的不利因素。

      劉向東則認為,雖然中國外貿增速會有所下降,但在全球供應仍受到疫情抑制的情況下,中國的外貿競爭力依然突出。因此,預計外貿增速仍將保持較高增長,全年走勢呈平穩的先高后低態勢,對經濟增長的支撐作用依然顯著增強。

      四、穩外貿怎么做

      對于下一步的穩外貿工作方向,趙萍建議,一是提升貿易便利化水平,加強物流和港口收費項目的監督檢查,有效對沖國際海運價格上升壓力;二是加大對外貿企業的金融支持力度,有效落實促進外貿外資穩定增長的貨幣政策措施,緩解外貿企業的資金流動性壓力;三是鼓勵外貿企業積極開拓新市場,創新外貿發展模式,增強應對國際市場不確定性風險的能力。

      劉向東建議,政府層面,要加快推動穩外貿等相關政策落地,同時積極為外貿企業營造良好的政策環境,特別是幫助外貿企業采取降低物流成本、疏通外貿渠道、支持數字化轉型等舉措。企業層面,應積極培育全球資源配置的能力,通過數字化轉型等方式,利用跨境電商、海外倉等方式捕捉和鎖定訂單,并加強對生產供應鏈的柔性改造,使其更好地適應外需的變化,以進一步提升應對外部需求波動的能力。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18號(恒基中心)辦公樓2座8層 郵編:100005

      電話總機:010-58280809 傳真:010-58280810,010-58280820 會員服務郵箱:member@cccme.org.cn
      會員服務熱線: 010-58280888,010-58280836(工作日上午8:00-12:00 下午13:30-17:00)